一月份月刊‎ > ‎

我的第二個母親—周江寶鳳女士

張貼者:2013年2月20日 下午6:06Jason Chen   [ 已更新 2013年2月20日 下午6:09 ]
我的第二個母親—周江寶鳳女士

我的母親氣質非常的高雅,民國二十年次到現在仍然風韻猶存,非常的美麗,母親是林家的童養媳,從小被送到林家等著傳宗接待,媽媽沒讀過書,是很傳統的台灣媳婦。在母親的身上刻印著堅毅孝順善良的好女德。17 歲就成婚,18 歲生了大姐,一直到生我時已經30 歲了,我是家裡最小的老六,媽媽為林家生了五女一男。

我的第二個母親-周江寶鳳女士,二十三年次。我的婆婆一生奉獻給了夫家,一共為夫家生了二男一女。不同於我的母親,婆婆是迪化街江姓大布莊的千金小姐,從小過著優裕的生活,自家有布莊,所以從年輕的相片中,婆婆總是穿著非常的時髦,每套衣服都搭配帽子皮包,想當初一定是位“黑貓女”。

從婆婆毅然放棄優渥的生活下嫁給沒有房子、身為長男、又家塗四壁、上有公婆下有姑叔,一家7 口人全靠爸爸跟爺爺作餅糊口的窮小子,就可想而知,婆婆是一位膽識過人的新女性,他一嫁進周家就幫忙賺錢養, 幫身為長男的公公分擔著經濟重擔,撫養才小學的小叔們及一個還沒上學的小姑,長嫂如母的一生奉獻 。在跟老公的交往中,公公婆婆的夫妻情深深刻的吸引著我。每到假日,婆婆總是準備土司、果醬、水果、餅乾,帶著己成年的我們一齊去踏青,一家和樂。公公婆婆還會打情罵俏的娛樂大家,每逢還不是他們周家的一份子的我生日時,爸媽總是會特別寄生日卡給我,讓我在心裡偷偷的決定成為周家的一份子。

我與先生結婚第三年就自行創業,一直忙於事業的我們,結婚前公公婆婆就受聘到日本工作,每年固定回來20 天,記憶很清晰的是先生初期因為事業長長應酬,每次喝到凌晨回家,雖然,先生早己呼呼大睡,婆婆還是坐在床邊用日文說他,不可以對不起我,老婆只有一個,應酬歸應酬可不能有任何,,,,把我當女兒疼,足甘心 ~~。

先生跟我結婚18 年才有第一個孩子,這其中公公婆婆沒給我一丁點壓力,總能體恤我工作忙碌,對於孩子的事一字都不提,只要我健康,沒有孩子也沒關係。

l2 月17 日接到公公從台大急診室打來婆婆因高燒42。身體不能動、尿失禁的電話至今第18 天。白天因為上班的關係,白天公公陪伴,我只能在晚上跟小姑輪流照顧婆婆,每次望婆婆辛苦的小步走到洗手間、吃力的上廁所、手上淤青腫大、受病痛折磨,心裡非常不捨得,望著病床上第二個敬愛的母親,時好時壞的健康牽動著家人的情緒。只能默默在心裡祝福媽媽早日康復。

麗卿12 月29 日凌晨
Comments